十三年了,复星系的“钢铁劫”还没渡过去

2017年12月08日 10:01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编辑:湵髯
      复星系旗下两钢厂大举融资降杠杆,其中,南钢股份资产负债率高达80%,事实上,早在2001年就开始,复星一直钟爱钢铁产业并多番布局,却挡不住时运不济,多次踩雷。如今,钢企或面临大范围出清,复星究竟是重获新生,还是被扫地出门?

  12月5日,复星系旗下上市公司南钢股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发行公司债券和中期票据募资不超过40亿元。

  公告显示,南钢股份为扩展公司融资渠道,调整公司负债结构,拟公开发行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含20亿元)的公司债券,期限不超过5年(含5年),募集资金拟用于偿还有息债务和/或补充流动资金以及适用的法律法规允许的其他用途。

  同时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南钢股份拟向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申请注册发行不超过人民币20亿元中期票据,期限不超过5年(含5年),募集资金用于补充公司生产经营流动资金、置换银行负债及其他符合公司发展需要的项目。

  今年11月,复星系旗下另一钢铁企业——钢银电商也发布了募资公告。

  11月9日,钢银电商发布股票发行方案,拟以4.5元/股的价格发行不超过2.22亿股,募资不超过10亿元,募集资金用于补充主营业务发展所需的营运资金。输血方为受郭广昌控制的两家公司。

  就像王健林左手倒右手一样,复星用尽浑身解数,为旗下钢企排忧解难,只是千禧年之后国家开启产业革命与结构性改革以来,复星似乎从来没踩对步点。

  去杠杆压力山大

  钢铁行业在去产能的影响下,企业盈利水平普遍处在高位,但是杠杆率普遍处在高位。产业降杠杆或许是钢铁企业下一步将要面临的重大挑战。

  中钢协披露的数据显示,其会员钢铁企业去年的资产负债率为69.6%,远高于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55.8%的平均水平。在钢铁去杠杆方面,中钢协与银监会在3月份共同召开的收场去杠杆会议上,提出用3-5年时间,将钢铁行业整体杠杆率降到60%以下。

  2017年11月,中钢协常务副会长顾建国分析认为,2018年中国钢材市场供需基本平稳,建议政府在明年加大钢铁行业“去杠杆”力度,同时加快僵尸企业退出和去产能后的再处置。

  “钢铁行业资产负债率2015年超过70%,2016年和今年资产负债率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的水平。固定资产折旧率和流动速度比也处在历史上较低水平,产业负担重是摆在相当一部分钢铁企业面前的重要问题。”顾建国说。

  与中钢协要求的钢铁行业整体杠杆率不超过60%相比,南钢股份的杠杆率已远超要求。资料显示,2015年和2016年年末及2017年三季度,南钢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5.01%、84.02%和73.86%,高于同行业。

  复星旗下另一上市钢铁公司——上海钢联负债率也一直高企。2015年和2016年年末及2017年三季度,上海钢联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4.25%、81.17%和86.27%。

  复星靠轻资产起家,在2001年通过入股钢铁公司跨越到重资产,最初在钢铁行业尝到甜头之后就从此一发不可收。据了解,除了南钢股份和钢银电商、上海钢联,复星系旗下还有钢宝股份、复星资产投资、海南矿业等多家钢铁企业。

  钢铁产业有大的利润,也更容易受政策调整、行业周期等因素的影响。2015年度,受钢材及铁矿石价格下跌的影响,复星旗下多家钢铁上市公司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公告显示,2015年,上海钢联营业净利润亏损4.43亿元,同比下滑148.96%;南钢股份净利润亏损24.32亿元,同比下降933.23%;海南矿业净利润亏损1747万元,同比下降97.6%。

  未来在政策强制钢铁行业降杠杆的压力下,复星和它的钢铁产业将再次面临大的考验。事实上,钟爱钢铁产业的复星系,早已多次踩雷钢铁。

  踩雷历史

  2001年,复星通过3.5亿元收购唐山建龙30%的股份,实现了从轻资产到重资产的成功跃迁。2003年3月,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复星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上海广信科技有限公司以16.5亿元现金出资,与南钢集团公司以现有主要经营性资产出资,成立了南钢钢铁联合有限公司,分别占注册资本的30%、20%、10%和40%。复星系合计持股60%,是南钢联的大股东。同年7月,南钢联通过要约收购控股上市公司南钢股份。

  2003年,南钢联与唐山建龙分别投资8.04亿元和16.35亿元建设宁波建龙钢铁。2004年4月,刚开工不足一年的宁波建龙钢铁项目因违规被责令停工,违规行为涉及项目审批、土地手续、环保审批、银行贷款、外方资金、进口设备免税等方面。宁波建龙因此一度被当时媒体称为“铁本第二”。

  因唐山建龙和南京钢铁联合持有宁波建龙35%的股份,这两个股东的背后又都有复星的影子。因此,复星系旗下上市公司在宁波建龙事件首当其冲遭到波及,股价应声而跌。复星实业,也就是现在的复星医药的前身自2004年4月初高点回落到6月15日,最大跌幅超过30%;南钢股份也一路下滑,从4月高点到8月16日最低点,总体跌幅达44%;同期,复星系下的豫园商城的股价也下跌33%,均高于同期大盘24%的跌幅。

  2004年7月中旬,有文章直指复星系进入银监会的“慎贷”黑名单,虽然银监会和复星很快否认了所谓的黑名单说法,一些上海本地银行也表示要鼓励像复星这样的民企发展。但是由于打着“产业整合”旗号的民营企业德隆集团的崩盘,市场对于同样做多元化产业的复星的戒心短期并没有消除。

  所幸命运多舛的宁波建龙符合国家产业政策,时隔两年后终获国家发改委的审批。2006年7月,杭钢集团入股宁波建龙,将其重组为宁波钢铁。然而,2007年,刚实现盈亏平衡的宁波钢铁,就遭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金融危机给港式带来了钢市萧条和价格急跌,截至2008年年末,宁波钢铁累计亏损已达3.9亿元。

  亏损压力下,复星决定退出宁波钢铁。2009年2月27日,复星国际公告,南钢联合同意以人民币7.2亿元的代价将其持有的相当于宁波钢铁20%的股权出售给杭州钢铁。

  对于退出宁波钢铁,时任复星集团总裁助力孙军透露,当时南钢联合是看好钢铁行业长期发展的,因为在宁波钢铁现实运营上没有话语权,担心项目在未来进一步亏损,就进行了退出。虽然复星在宁波钢铁上没少跌跟头,但是孙军表示,复星会再度进军钢铁业。

  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2016年,在钢铁去产能极大影响钢企利润时,复星系南钢股份董事长黄一新明确表示,“复星没有抛弃南钢的打算”。然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周期性强,政策和资源优势的倾斜,让民企在钢铁行业混饭吃,必须“比别人更努力”。
0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评论

  • 暂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评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