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幅“瘦身”后二次拍卖再流拍 谁来拯救重庆钢铁

2017年10月30日 16:36 来源:华夏时报 编辑:湵髯
重庆钢铁(*ST重钢,601005.SH)变卖资产偿债的计划再次泡汤。10月26日,重庆钢铁所持有的二炼钢、棒线、型钢等资产及部分房产的第二次拍卖因“无人报名”再次流标。
一面是拍卖流标,一面是债务还在持续扩大,此前业内传出的拟购买资产的战略投资人并未在两次拍卖中充当“白衣骑士”的角色,重庆钢铁历经“金融”换“钢铁”重组失败后的重整目前也仍是雾里看花。
对此,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分析:“大规模重整并非一轮两轮谈判就能达到共识,股权分配、资产整合、职工安置等诸多问题都等待解决,这将会是一个较长的周期。”
拍卖资产规模减六成仍泡汤
面对资不抵债的状况,解决巨额债务成为重庆钢铁重整的重要任务。不过目前变卖资产偿债的办法似乎并未奏效。
10月26日,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站显示,重庆钢铁第二次拍卖的二炼钢、棒线、型钢等资产及部分房产仍以“流标”告终。而在不到10天前的10月17日,重庆钢铁三项资产的百亿规模的首次拍卖也已流标落空。
值得关注的是,重庆钢铁的第二次拍卖合计起拍价仅41亿元规模,相较于第一次缩水六成。
经过对比梳理发现,首次拍卖中的炼铁厂、焦化厂、烧结厂机器设备(起拍价和保证金均为48.7亿元)从拍卖中消失。而二炼钢、棒线、型钢等资产该项资产起拍价也从第一次的51.1亿元降至40.9亿元,位于成都的的房产起拍价也作出了下调。
对于拍卖资产,重庆钢铁曾发布公告表示是为了筹措偿债资金。此前*ST重钢董秘游晓安曾在接受有关媒体公开采访时称:“在重钢的第一次债权人大会,其中有一个议案,就是要处置公司部分资产。此次资产变卖动作,本身即为重整的一部分。”
两次拍卖流派后,重庆钢铁接下来会如何应对,记者致电采访*ST重钢董秘办,有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按照拍卖规则进行,但未透漏具体方案。
一边是拍卖资产偿债的计划未遂愿,重庆钢铁另一边是统计的债务数据却一直在攀升。
据*ST重钢10月2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0月18日,管理人共接受1452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为390.42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91家债权,金额合计365.54亿元,目前债权审查工作仍在进行。而在此不到10天前的10月12日,*ST重钢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0月10日,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75家债权,债务额总计逾356.4亿元。
对此,王国清分析称:“目前可能处于博弈的过程,毕竟重庆钢铁的债务等多方面问题仍待解,两次都流拍,投资各方应该是多方面考量。”
而对于债务问题的解决方案,王国清分析称,可以进行混改,采用员工持股的债转股方式,此外,参与重整的企业也可能注入部分资金盘活企业。
“白武士”宝武身影?
在重庆钢铁的重整中,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的介入令重整出现更多的想象空间,“白衣骑士”宝武集团的出现更是格外引人注目。
此前,游晓安曾对有关媒体公开表示,“如果不出意外,战略投资人会出手购买这些资产,至少一部分资产。”
然而在两轮拍卖中,并未出现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的身影,对此,记者致电采访*ST重钢董秘办,对方表示并不了解具体情况。
9月29日,*ST重钢发布重整的进度公告称,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因看好重庆钢铁司法重整后的发展前景,拟共同出资设立钢铁平台公司作为投资人参与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
四源合基金的背后则是国内第一大钢铁企业宝武钢铁集团。四源合基金系中国宝武钢铁集团联合美国WL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招商局金融集团共同组建的中国第一支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总投资规模设定为400-800亿元。
对于此次宝武集团背景的四源合基金参与重庆钢铁破产重组,王国清对记者表示:“钢铁去产能后,钢企的兼并重组将是未来五年的大趋势,宝武集团作为最大的国企在兼并重组潮中必然起到带头作用。”
钢企间的兼并重组早已是大势所趋,2016年9月,国务院发布针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46号文件,即《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指导意见》设定的总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和一些专业化的钢铁集团,例如无缝钢管、不锈钢等专业化钢铁集团。
而除了宝武集团参与重庆钢铁的重整,国内大型钢企也早已出手重组。国内最大的民营钢企沙钢入主东北特钢,北京建龙重工集团通过旗下山西建龙实业有限公司参与北满特钢重整。
王国清认为:“目前宝武集团在华东、华中、西北均有涉足,华北区域大型钢铁众多,同业竞争严重渗透较难,重庆钢铁位于西南地区,参与其破产重整将扩大宝武钢铁的地域版图,此外重庆钢铁在此前的城市迁移过程中,更新了许多先进设备,生产能力较强,重整获得资金支持后,未来发展趋势将良好。”
不过,王国清同时指出:“宝武集团参与重庆钢铁的重整可能并不会是简单的 合并同类项 ,更可能是一种投资以获取收益,在国企混改的背景下,许多钢企会考虑更多的重整方式。”
重组到重整
重庆钢铁的命运可谓一波三折,在“金融”换“钢铁”的重组因债台高筑失败后,迅速调整计划转为重整。
作为西南地区的龙头钢企,重庆钢铁的前身是1890年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是当时亚洲与远东最早、最大、最先进的钢铁联合企业,在抗日期间迁至重庆。新中国成立后,创下多方面第一。
尽管如此,重庆钢铁最终还是陷入资不抵债的重整命运。
据*ST重钢财报显示,其2016年和2015年已经连续两年巨额亏损,并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6年在钢铁行业整体向好的情况下,*ST重钢经营状况仍然不佳,全年亏损46.85亿元,重庆钢铁合并报表资产总额为364.38亿元,负债总额为365.45亿元,净资产为-1.07亿元,资产负债率已超100%。
2017年上半年,*ST重钢再度报亏9.98亿元。虽然与去年同期大幅减亏44.23%,但由于公司2015年和2016年已连续两年巨额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如果重庆钢铁今年仍亏损,将不得不从A股退市,扭亏脱困仍是其需解决的燃眉之急。为了防止这种局面出现,重庆钢铁在2016年就开始出对策。
一年前的6月2日,重庆钢铁宣布一项由重庆国资牵头的“金融换钢铁”重组计划。重组计划包含两方面,一方面上市公司将旗下钢铁资产及人员债务包袱全部置出,由重钢集团承接;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向重庆国资控股的渝富控股发行股份,收购整合剥离后的渝富集团100%股权。
不过,因为高企的债务,这次重组计划最后还是落空。
今年5月3日,*ST重钢发布《*ST重钢终止重大资产重整公告》解释,一方面拟置出钢铁资产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公司尚未能就重组方案与主要债权人达成一致意见;另一方面,拟置入的渝富集团主要资产涉及相关监管政策的要求,在目前监管政策下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监管要求。此外,资产剥离所涉及的审批和操作程序较为复杂。
不过重庆钢铁并未就此放弃,两个月后的7月3日,*ST重钢公告称,公司收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受理公司债权人对其公司的重整申请。
而就目前重庆钢铁的重整进展情况,记者询问数次致电有关管理人,但截至发稿时并未被接通。
“企业之间的重整存在跨区域,企业性质不同等诸多因素,短周期内很难出现结果,此前东北特钢的破产重整到沙钢及本钢接盘历经一年多时间,周期相对长一些。”王国清告诉记者。
0

我来说两句: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评论

  • 暂无
  • 周排行
  • 月排行
  • 评论榜